Cinque Terre

学院要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院要闻 > 正文

对话AIA院士唐军建,聆听屡获殊荣背后的故事|华科北美校友专访录

发布时间:2021-04-02 作者: 浏览次数:

近日,华科北美校友会有幸与著名校友AIA院士唐军建对话。28年的建筑师生涯带给了他许许多多的成就与辉煌,这些成绩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如何获得成功?他对后辈们又有怎样的建议?

让我们一起聆听唐军建的精彩分享!


2017年唐军建在美国建筑师AIA院士授勋仪式上与AIA院士团团长Lenore Lucey, FAIA及建筑师学院院长Thomas Vonier, FAIA合影


唐军建

J. J. Tang, FAIA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85级校友

美国建筑师协会院士(FAIA - Fellow of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


美国军事工程师协会院士(FSAME - Fellow of the Society of American Military Engineers

2011年,荣获军事工程师协会(SAME)著名的奥本(Urbahn Medal)勋章,成为首位获得该荣誉的华裔建筑工程师。该勋章每年授予一位在全美国家建筑设计领域作出特殊贡献的协会成员。


2012年,在军事工程师协会(SAME)九十二年历史中,首创建设工程部,并担任主席。


2015年,起草建筑师协会(AIA)与军事工程师协会(SAME)两会首次合作协定备忘录(MOA),推动了两个协会在专业发展、奖项和出版刊物等多方面的合作,且将上千名建筑师凝聚在一起为促进美国国家建筑工程的发展而共同出力。


2016年,被军事工程师协会(SAME)授予总统奖章(President’s Medal)。


20173月,被授予美国军事工程师协会(SAME)院士,是新中国留美学者中第一位荣获美国军事工程师协会院士(FSAME)的华人。


20175月,被授予美国建筑师协会(AIA)院士,是新中国留美学者中第二位荣获美国建筑师协会院士(FAIA)的华人。


2005年回华工讲学时,与时任院长李保峰教授,以及张良皋先生、汪原教授合影。


编者注:FAIAFellow of 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是美国建筑师协会的最高荣誉称号之一,奖励在国家层面上为建筑学和社会做出重要贡献的建筑师。与我国不同,美国类似的专业学院、学会都是民间组织,例如American Academy of Science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等也是民间组织。新中国留美学者中,目前为止获得FAIA称号的只有三位。


01

成功到底是什么?


校友:您在美国28年的建筑师生涯中,在专业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是华人成功的典范,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您认为取得成功的关键点是什么呢?


唐军建: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和大家分享我自己对成功的理解。成功到底是什么?这得从一段往事说起。


1985年我进入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建筑系学习时,很荣幸,教我们大一建筑绘图课的老师是一位从美国伊利诺理工大学(IIT)来的访问教授,奥格登·汉德仸(Ogden Hannaford)。他是20世纪建筑大师密斯··德罗(Mies van der Rohe)在IIT的学生与同事。他教了我们非常严谨的绘图方法。奥格登也给我们灌输了上帝在细节中的建筑观念。在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他从学生的作品中选了一张图带回美国,这张图就是我的作品。一个月后,我收到了他从美国寄来的明信片,教授告诉我,他在IIT建筑学院的Crown Hall上展示了我的作品。我感到非常兴奋并给他回了信。这段经历开始了我们深厚的师徒情谊,这份情谊一直持续到2008年他去世。


1989年大学毕业后,我在家乡桂林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了一年。1990年,在奥格登和他妻子玛丽(Mary)的资助下,我很荣幸地来到芝加哥伊利诺伊理工学院(IIT)就读建筑学硕士学位。我在IIT学习的第一个学期就住在他们位于芝加哥林肯公园的家。


1990在奥格登 (Ogden)家后院


1991年夏天,奥格登与我在他家后院休憩。我忍不住问他:我一直好奇您为什么愿意花这么大的精力帮助我来美国留学?奥格登回道:你是很聪明上进的年轻人,同时我很同情当年毕业的中国大学生,当你寄信给我希望得到我的帮忙时,我的下意识告诉我,我应该去做些什么。但我也想你让明白,我帮助你并不是希望得到你日后的回报和感谢,只是希望你有能力后能够去帮助别人。恩师的这段话给我很大的震撼,直到当时我的想法总是在为我自己作想,考虑他人的很少,你对我好将来我对你也好,你不能帮我我也没必要帮你。他这一句话从本质上改变了我之后的人生观。


这样真诚无私的帮助,感动了我,从此让我意识到自己努力上进的目的:不是为自己收获更多,而是希望更有机会和能力给予社会。当你真心这样做时,社会会用它的方式感谢你。怀着这样的人生哲学努力地打拼下去,你会发现,荣誉并不是你人生追求的目标,而是你为社会做出贡献的结果。这就是我对成功的理解。


这一人生观成为我31年来事业与生活上的指南。我在美国成家立业,路越走越宽,在事业上获得了不少荣誉, 这些都是与这一人生观分不开的。


02

如何获得成功?

校友:是什么让您有机会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取得成功上呢?

唐军建我认为有三个关键点,当然这三个关键点也适用于建筑以外的领域。

1)向专业上的先锋者学习

2)有明确的目的

3)做专业领域迈出第一步的人


向专业上的先锋者学习


如果你不和最好的人一起共事,你不会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


当我在伊利诺伊理工大学(IIT)学习硕士学位的时候,有幸受教于世界著名建筑师 汉癦·杨(Helmut Jahn)和其他芝加哥著名的建筑师的门下,如乔治·徐布莱(George Schipporeit)和金斯·贝尔德 (James Baird)。毕业后,还被教授汉癦·杨聘用到他的公司工作,这使我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建筑师世界,并为未来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让我意识到如果不和最好的人一起共事,就不会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


1994年到2000年,我先后在墨菲/杨(Murphy Jahhn)、Solomon CordwellBuenz Associates任项目建筑师。在这些年中,我参与了柏林索尼中心,曼谷国际机场,以及德国科隆/波恩机场的扩建,台雀泰可(Tetra Pak)在伊利诺斯州Vernon Hills的北美总部,Navistar在伊利诺伊州沃伦维尔的国际总部。以上所有项目都荣获了全美国和芝加哥建筑师协会(AIA)的优秀设计奖。


在最初的十年中,我掌握了成为一名建筑师所需要的技术知识。坚信建筑师需要创新和创造力,同时也应该为社会服务,为人们提供生活,文化和工作的空间。对于建筑师,应该培养对于(包括但不限于)建筑形状、材料和结构的整体认知,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专业知识。除此之外,建筑更是艺术,科学和工程的结晶体。


有明确的目的


自从我在IIT求学时代,就意识到有一个明确且有意义的目的(purpose)的重要性。当然,这里有两个词有相似但又截然不同的意思:目的(purpose)和目标(goal)。


目的是我们为什么想要做这件事,目标是我们做这件事的结果。


在我来美之前,我的目的是想要出名,这是一个很自我的目的。那我当时的目标是什么呢?我想到美国深造,这类似于那些想要将孩子送到哈佛或成为医生的人。当我在恩师的帮助下出国学习后,随着人生观的变化,我的目的不再是想要出名,而是想怎么能为社会做更有意的事, 如何为建筑专业的发展出力。


在获奥本勋章后,我有了更多为建筑专业出力的机会。当时我关注到尽管建筑业在美国国防工程上占不小的比率,但是美国军事工程师协会一直没有设立建筑工程部,因此影响了建筑专业与建筑师在协会中的发展。于是我决定与另12位历史上奥本勋章的获奖人联系,探讨相互之间密切合作的方法,以促进相关军事工程项目建筑设计的质量提升。我开始在建筑界频频发表技术文章,经常主办专业讲座,参与筹备一年一度的协会技术年会。由于我的工作在国防建筑专业的影响逐渐增大,2012年美国军事工程师协会主席团邀请我在该协会组建设立建筑工程部并担任其主席。2012年建筑工程部的成立是美国军事工程师协会92年历史上第一次,可知其影响之大。


多年后我才发现自己这些思想的改变,不仅转移了专业目的上的重心,更是给自己的人生价值体系增添了另一种思路。我渐渐意识到,如果我的目的是纯自我的,我并不能够走到今天这样远,更不可能给建筑专业和社会带来深远的影响。


争做专业领域迈出的第一步的人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深知任何人想要成为自己专业领域上的第一人,得有足够的创新力和突破性思考。尽管如此,我也知道:第一人会对这个领域和社会有更加清晰的认识。如果我们想着去做那个迈出第一步的人,我们自己得抓住良机,开创良机。


2017年在军事工程师协会院士团晚宴上与军事工程师协会主席Bob Wolff, FSAME 合影


03

怎样看待这些名誉?


校友:获取这殊荣的前后对比, 对于您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影响?又有什么感悟可以和我们分享的?


唐军建我不太在乎名誉,因为正如前一个话题所述,名誉不是我做人的目的。但是不得不承认,在获得这些荣誉后,我发现我的影响力大了,我现在有更多机会将自己的故事告诉别人。当你达到别人将你视为榜样的时候,你应该抓住这一良机去影响与启发别人。


2019年,我接受了芝加哥时报的采访,讲述了我为什么志愿在非洲建造社区房屋的故事。完成这个项目后,我意识到社会不是一人一天能改变的,但是你有能力有机会去改变一个人,改变一个家庭,也许能改变一个社区。通过你的影响,他人去感染更多的他人,这样下去,也许你能改变世界。这又回到30年前奥格登对我讲的话——“我今天去帮你,你明天去帮别人。


奥本勋章获得者应美国国会十一届主管建筑师 Stephen Ayers, FAIA的邀请参观国会


04

建筑项目的科普


校友:我们了解到您主要从事联邦国防建筑设施的设计,在过去的20多年中设计的建筑工程累计建设价值超数十亿美元,遍及四大洲,其中不少成为美国国家与安全的重要设施。这一类是国防项目,在一般人的接触、认知中,国防项目都比较神秘,能在允许的情况下,对我们进行一些有关国防/军事建筑项目的科普吗?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


唐军建在人类几千年建筑文化遗产中有两大类建筑最具保留性:宗教和军事建筑。宗教大家都知道,军事建筑呢?长城就是军事建筑!在美国的很多建筑文化遗产中都是与军事有关的建筑。而我恰恰在军事建筑领域上。百年后,我设计的一些项目很有可能也成为建筑文化遗产。原因之一是军事建筑追求的是永恒(timeless)的因素——功能、结实、超强、实际。没有用的东西绝上不了军事建筑。我们现在的建筑没有用的装饰太多了,只追时髦不求永恒,我以为这是目前建筑行业上很不好的风气。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从军事建筑上学到不少东西。


05

给海外晚辈校友的建议


校友:校友们从华科出来,走向世界各地,遍布各个领域,无一不想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扎下根来,取得成功,作为前辈,您有什么意见给到这些在海外发展的晚辈校友们?


唐军建来到美国31年,我见证了其他从中国来的建筑师所经历的变化。作为少数充分融入美国社会的中国人之一,我注意到大家进入一个新国家时,无论从事什么行业,都始终需要克服两个主要障碍:语言和文化障碍。如果能够克服这两个障碍,很多人都会具有更大的潜力。


1)语言障碍:

沟通是很多行业的基础,建筑行业更是如此。当我刚刚来到美国的时候,该领域有很多中国人都离开了建筑设计行业,因为建筑设计需要较高的语言沟通能力,需要经常与客户交流。但是我决定克服语言障碍,继续追求建筑专业,并开始从美国文化中汲取学习。


2)文化障碍:

2019年的一天,芝加哥亚洲青年建筑师协会邀请我在我的办公室给他们交流讨论,一个年轻中国建筑师说:我很年轻的时候就加入了美国建筑行业,但我还是感到很孤独。这种孤独感在那些第一次进入一个新国家的人们中是很普遍的,尤其是中美文化之间存有着差异使我们更不容易走出去。我的答复是:主动找机会和你背景不一样的人交流,参加社区活动,融入到美国文化中。


中美文化的一大区别是对目标(goal)与目的(purpose)的理解。例如,在我们成长中,我们学习是以目标为导向的(goal-oriented)。在美国,不少中国父母都想让孩子们学习钢琴,学习钢琴的主因不一定是为培养孩子们爱好音乐,而是因为孩子会弹钢琴更容易被美国顶尖大学录取。中国父母为孩子长大后的第一个目标是进美国顶尖大学。这就是我讲的以目标为导向的动力。你可以成功达到你的目标,都不知道你目标的源泉是什么。


但是,美国文化中更讲究以目的(purpose)为导向的动力。家长想让孩子们学习钢琴是想培养孩子对音乐的爱好,和进美国顶尖大学毫无关系。以目的为导向的动力是长久的,长大后往往会更开放,更注重道德的发展,更爱好他们的事业,往往更重视对创新性的思考。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喜欢和来自于不同文化的,和我背景不一样的人一起交谈。这增加了我的人际关系圈的多元化,也激发我新的新思考。


我人生目的(purpose)的改变其实得益于我对美国文化的理解和认知,这都开始于1991年的一天。


我问奥格登(Ogden):

您为什么帮助我来美国学习?


奥格登回答道:

因为我今天帮助你,是希望你明天去帮助别人


这些不在课堂上发生的小事情往往会是成为改变你人生观的明灯。

唐军建幸福一家, taken at his backyard. His wife Brooke Tang 唐小溪, his older son Noah Tang 唐海明 and his fiancé, his younger son Jeremy 唐海洋 and his girlfriend


访谈后感


正如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一样,我们将把像唐军建一样的与我们有同样四年三点一线在同所学校经历的平凡而又不凡人物,推到大家的面前,让后来者借鉴。最后,引用唐军建的一句话做结尾:当我有能力回馈社会的时候,我会更想向下一代相授我所学到的精神,因为精神传承往往比物质传承更加永恒。



附:

AIA院士唐军建有特殊意义的作品之一

盟约世界使命组织志愿者项目

Covenant World Mission

非洲刚果祖鲁营的社区中心


2014年圣诞节前夕盟约世界使命组织联系到唐军建,请求他协助为非洲刚果祖鲁营的几千名儿童和妇女设计建造一个大约186平方米的社区/就餐中心。唐军建因为资助刚果儿童的原因一直对这个组织的慈善项目非常熟悉,马上应允下来无偿设计。


2015年开始,唐军建在他HDR同事的帮助下,汲取当时公司正在非洲进行的项目经验,结合当地建造材料和施工人员的实际情况,采用了化繁为简的设计理念,设计出了一个近200平方米,有50个座位的社区/就餐中心。这个项目在2017年建成,从那之后成为了这个社区的居民用餐和社交的中心。


这个项目对唐军建影响很大。虽然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设计了很多价值过亿的项目,但是这个在另一个半球的小项目在我的心里永远都有一个特殊的位置。我深深知道这个社区中心会给在这个贫穷的小村庄里生活的孩子们带来希望。每次想到这个,我心里都充满了欢乐。



The old kitchen

The New Dining and Kitchen Facility




华科北美企业家协会出品


策划:郑孝斌

采访:Cecily Xu(徐楚楚),张启明

撰文:Cecily Xu,付琼哲,Sonia(曾丹萍)

审稿:郑孝斌

编辑:Cecily Xu

制作:Charlotte Wang

活动:Alan Lin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 © 版权所有Copyrights all reserved

联系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联系电话:027-87556714  传真号码:027-87556714